家长:与他无仇恨‧不拿女儿清誉诬赖教练

收藏:474

家长:与他无仇恨‧不拿女儿清誉诬赖教练(吉隆坡17日讯)声称女儿被何姓童军教练非礼的家长,严词驳斥教练声泪俱下提出的“诬赖论”,他们一再强调,他们不会为了诬赖无怨无仇的教练,而典当女儿的清誉。他们也对何姓教练的女儿指不清楚父亲是否涉及被“报复”的说法嗤之于鼻。他们说,他们与教练不算认识,也没有深交,更没有偏见,仅是在接送女儿上童军课有过数面之缘,所以不曾有仇恨。他们说,他们是基于教练的行为于法不容,而且深恐其行为变本加厉,在造成更大的祸害之前,决定挺身举报对方。这些家长週五阅读何姓教练否认控诉的报导后,接受《》询问时反问,他们为何要拿女儿的清誉来诬赖对方。其中一名受害人的母亲张女士说,自事情揭发后,学校闹得沸沸扬扬,凡是参加过童军的女学生都受到一些口德不太好的男学生嘲讽“被教练摸过”,严重影响女儿的情绪。她表明,这个后果是在他们决定揭发教练非礼行径之前都考虑到的问题。“我们为何还要揭发真相呢?难道我们就不担心女儿会难受,会不堪这种指指点点吗?”“可是,在想到如果不揭发此事,可能还有更多女学生受害,又或者这名教练的变态行为会否变本加厉?他会不会将来不只是满足于摸胸的手足之瘾,而是有更变态的举动呢?我们最终决定公开揭发这名教练的兽行。”学生不敢指证她强调,如果是家长或学生蓄意诬赖,应该是在事情刚发生后,就马上召开记者会渲染事件。“可是,现在的情况却非如此。学生们受害后,因惧于教练的威严,根本不敢指证,只是不去练习攀岩或是避开教练。”她透露,若不是这些受害人后来私底下谈起,然后传开至学长的耳中,再被带到辅导室,辅导老师传召家长到学校,家长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她也说,女童军们仅是初中二的学生,遭教练非礼让她们极度受到伤害,“难道我们身为家长的,会无聊到无中生有吗?”“更何况,现在指控遭教练非礼的并非一两个人,而是至少有11人,难道这11人都太得空,无事做去诬赖人吗?”质疑教练心虚对于何姓教练声泪俱下的反应,张女士感到愕然,她说,人一般被诬赖后,应是很气愤,而不会是激动掉泪。她说,何姓教练痛哭流泪只显示他心虚,做了错事还狡辩。“如果是我,有人诬赖我,我首先就是很气愤,然后会去查出诬赖的人,进而提出告诉。”她强调,何姓教练的反应却不是气愤,他甚至还没有打算起诉家长诽谤,所以令人质疑其说词。警促受害女生挺身投报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的案件中,警方请促其他受害的女生挺身而出,前往警局投报,让警方展开调查,并儘速完成调查,以把调查报告呈交副检察司定夺。灵市副警区主任米奥说,截至目前为止,警方只接获一名女生的投报,不过报案书内提及另外4名受害女生。这5名受害者已协助警方录取口供。他说,由于目前案件还在调查阶段,希望各界不要对此案作出揣测性的言论,先让警方调查,确定男教师是否曾涉及非礼女生。米奥透露,警方于上週三接获一名女生投报,并于隔天逮捕嫌犯调查,然后让他保释外出,不过,如果警方认为有必要,仍会传召他回警局协助调查。“警方援引刑事法典354条文(非礼)调查这起案件,在这条文之下他可以要求保释外出。”他也说,由于此案引起大众关注,因此警方将会儘速完成调查。教练非同一时间叫女生进房针对何姓教练否认把女生轮流召进房间非礼一事,其中一名受害者的母亲林女士说,教练不是在同一时间逐一把女童军叫进房内检查身体是否受伤,而是在不同的日期及时间做出这种事。她说,报案和準备报案的受害人是分别在不同的日期和时间,到教练的家里练习攀岩时,被教练叫入房间验身,并趁机非礼她们,而在学校储藏室遭非礼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她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在记者会上,我们是笼统的直接概括说是在教练住家和学校储藏室,因而可能让人误解为这些非礼情况都是同时发生。”林女士说,女儿是从2月开始参加女童军,期间曾多次到教练的住家练习攀岩,一直到六七月后,突然不去练习攀岩。“我是在事件揭发后,向女儿求证,才知道她是因为害怕教练的非礼举动而停止练习。”她称,其他4名报案的受害者大概是在那个期间受到非礼,但她不能确定正确的日期。“事情被揭发后,我才知道另外一名比我女儿更早停止攀岩练习的受害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停止练习,但当时她不敢透露真正的原因,每次以头痛或太累来推塘。她是在事情揭发后,才敢透露真相。”人数多男童军或没察觉至于在记者会上挺身指证教练没有逐一把女童军叫入房的4名男童军,林女士说,每次到教练住家学攀岩的男女童军的人数不少,而且众人分布在家里各个角落,况且教练是看到有机会才施展“魔手”,因此男童军可能当时不在场;而即使在场,也没有觉察。针对可能涉及“报复”的说法,林女士说,家长与教练只是因为孩子参与童军活动,才在接送孩子时有过数面之缘,根本没有仇恨。另外,张女士认为,何姓教练的女儿会出口此言,相信是受到父亲的指示。“我从女儿口中了解,何姓教练的女儿非常惧怕父亲,她在事情要被揭发初期,还曾要求我女儿不要指控其父亲。”又6家长决定今报案继6名疑遭女童军教练非礼的受害者家长报案后,另有6名受害人的家长也决定在週六向警方报案。随着这6名家长的报案,这宗案件已有12人作出指控。一名準备报案的受害者家长黄女士说,他们将会在週六上午9时在斯里白沙罗警局集合,然后一起报案。对校方感到不满另一方面,也是首位号召受害者家长报案的林女士,对学校在事情发生两週后,迄今仍没有通知其他女童军家长,以让家长有机会探问女儿是否曾遭非礼而感到不满。她说,她可以接受校方以不能外泄学生资料给他人的理由,不提供参与童军活动的学生名单,可是,校方曾承诺会联络这些学生的家长,让他们向自己的孩子探问清楚。她称,校方也承诺会让这些家长联络她,以便收集更多的资料。“可是,迄今已经近两星期了,校方却没有任何消息。校方即没有联络我,也没有其他家长联络我,因此,我相信校方并没有尝试去联络这些家长。”“如果校方有联络这些家长,或多或少都会有家长联络我,提出查询吧?”林女士说,虽然有一名家长在报章上公布联络电话,可是,因为报章都没有公布学校的名字,相信很多家长可能没有想到此事件就是发生在自己孩子的学校。她认为,校方似乎準备採取大事化小,把事情掩盖的态度。“校方在学校集会上警告学生不要乱说话,还说这一切是谣言,似乎就是不準备採取进一步行动。”家长受促掌握证据才起诉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及服务局主任拿督汤木劝请学生家长三思而后行,必须确保把握足够的证据,才付诸法律行动,否则他们可能将会面对法律追究的后果。他也要求媒体给予何教练及学生家长充裕的时间冷静下来,勿再穷追猛打。汤木也是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首席法律顾问,他说,在何教练何透过他召开记者会,要求讨回清誉的新闻见报后,週五他陆续收到民众以及团体表示要支持该教练的电话。“因为有很多认识该教练的团体以及公会表示要挺他,但我们认为不需要,因为现在该教练需要的是安静,事情应该先暂时告一段落。”至于童军团体及学生家长方面,他表示还没人联络他,不过如果家长认为有需要,也可来寻求他的协助,他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他愿意给予他们一些法律上的谘询。“如果学生家长要报警,那他们要对他们的决定负责,这也包括教练,如果他真的有做这件事,他就必须承担后果,我希望他们三思而后行。”他披露,该教练由于承受的精神压力非常大,甚至考虑付诸法律行动,讨回公道;但现阶段不适宜讨论追究责任的问题,因为不想让学生家长认为教练是在威胁他们。“他承受的压力也很大,週四的记者会还因为他的情绪崩溃而中断了2次,他已经无法招架媒体的询问。”【热点新闻:童军教练非礼女学生案】‧201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