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前抢手袋匪‧要财也要命‧8刀捅美容师

收藏:918

家门前抢手袋匪‧要财也要命‧8刀捅美容师(雪兰莪‧沙登)27岁美容师下班回到家时,在住家门前遭两名分别身穿青色和红色服装的匪徒抢劫,她以为把手提袋丢给对方便能保命,怎料匪徒不只要财也要命,不停挥动小刀往她身上狂刺七八刀,导致她的背部大动脉断裂、肺部受损及左手腕被刺穿。美容师较后由家人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她在动了两次手术后,情况已稳定。12月19日晚上9时45分,女伤者下班回到沙登岭的住家后,準备打开铁门之际,突然看见一名身穿青色服装及帽子的男子往她方向跑过来。她顿时心知来者不善,赶紧将手提袋丢给男子,并以广东话喊道:“我给你,我给你!”蹲下求饶仍被捅受害者以为主动将财物奉上便可逃过一劫,结果就在她蹲下“求饶”时,歹徒却依然用小刀朝她背部不停的捅下去。受害者试图用左手阻挡,结果手腕惨遭刺穿,手指也因此被割伤。眼见无力抵抗,受害者唯有拉开嗓门求救,叫喊声惊动她54岁的母亲丘女士及附近邻居,大伙大声喝止歹徒,但对方仍不理会,继续以刀子捅刺受害者。丘女士披露,当时天色虽然昏暗,但她看见歹徒在行兇时脸带笑容,表情让人不寒而慄。“我当时很害怕,看到女儿全身受伤跌坐在地上,我想上前帮忙,但又想到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家,我怕一开门,歹徒会冲进家里来。”她说,除了行兇的歹徒,还有一名身穿红色衣服及帽子的男子同样持有刀子站在对面马路,对方身旁停着一辆轿车。直到邻居拿出高尔夫球杆準备和歹徒对抗时,红衣者才赶紧启动汽车引擎,接应行兇的匪徒,双双逃离现场。兇手脸带笑容丘女士形容,女儿当时已躺在血泊中,在亲友的协助下,他们赶紧送女儿到附近的诊所止血,但因女儿的背骨的大动脉断裂,加上伤口很深,损及肺部,流血不止,他们过后把女儿送往沙登医院急救。受害者一共动了两次手术,经过抢救后,她目前的情况稳定,并在週二(12月22日)从加护病房转至普通病房。身中7至8道刀伤的女伤者今日(週三,12月23日)通过母亲丘女士,在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案发经过,她同时促请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幕丁正视国内治安每况愈下的问题。邻居:匪车曾徘徊数天女伤者的母亲丘女士声称,在女儿遇劫被刺伤前的两个小时,即傍晚7时许,她已发现有不明车子停在她家对面,当时她以为是邻居亲戚的车,所以不以为意,没想到竟然是匪车。“我当时7时许回到家时发现这辆车,不过我没注意车上是否有人,虽然觉得车子有点陌生,但想到可能是邻居亲戚的车,所以就没有戒心。”她说,当时她与友人同时抵步,她还在车内向友人索取物品,歹徒可能看见有其他人在场,所以未向她下手。事发后,邻居透露,有关匪车其实早在数天前不停地在附近徘徊,前几天还停在丘家隔几间的住家,相信是要观察居民的作息,寻找下手的好时机。丘女士及女儿无法记得匪车的车牌,只记得是金银色日产车。疑2匪干案前嗑药丘女士怀疑,两名匪徒在干案前嗑了药。她说,以正常情况来说,匪徒在行径被揭发后一定会赶快逃离现场,但这名匪徒却是反常,不但不理会其他在场者的喝止,也不逃离,反而不停地捅刺她的女儿,并且还脸带笑容,彷彿很“享受”。“不只是我一个人看到他在伤害我女儿时,是脸带笑容的,对面的邻居也有看到。”基于天色很暗,她们无法辩识歹徒的样貌,但从对方的衣着打扮推测,两名匪徒应该是巫裔,年龄不详。美容师曾说遇匪丢手袋不需反抗丘女士声称,从事美容业的女儿因工作关係常夜归,因此她常劝女儿要多加提防,而女儿曾告诉她,如果遇到匪徒,只要把手提袋丢给对方即可,不需作出反抗。“没想到,即使女儿不作出反抗,也难逃被匪徒刺伤的厄运。”她说,匪徒抢走的手提袋里,除了有身份证、驾照等重要文件外,还有手机、随身听及现金,预计损失超过1000令吉。张念群促简略报案程序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促请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正视国内治安日益严重的问题,同时简略报案程序,鼓励更多受害者报案,以便更有效地杜绝罪案发生。她披露,根据内政部早前的网络民调显示,有97%的国人认为国家不安全及95%的人认为个人安全没有保障,但当将问题带入国会要求部长解释时,希山却称,参与民调的受访者只有几千人,只佔大马总人口的0.01%,因此民调结果并无说服力。“部长这样的态度是不可取的,如果他及警方都认为大马的治安问题不严重,国人又怎幺相信他们会强力打击罪案?这根本是推卸责任的说法,让人民非常失望。”张念群披露,常有选民申诉报案程序麻烦,除了要等很久,有时还被令到不同的警局协助调查,既花钱又费时。因此,她希望警方可以改善现有的报案手续。针对这起抢匪伤人案,她声称,居民曾向她申诉,警方的巡逻车只是依时签到后就离开,并未尽责巡逻整个住宅区。对此,她将向警方了解情况。小狗离奇失蹤又出现丘女士声称,这是沙登岭第一次发生抢劫伤人的案件,过去破门行窃的事件则时有所闻。不过,在一个月前,她家却发生西施狗离奇失蹤的事件。“小狗才带来我家一天,就不见了!当时,西施狗是关在笼子里,并放在客厅处,隔天却不见了!小狗不可能会打开笼子,再打开大厅的玻璃门。”她指出,约一週后的某一天,一名妇女与家里的女佣带着失蹤的西施狗来到她家,说要把狗还给她。“这妇女声称,是她邻居捡到这只狗,不要了就转送给她,但她听闻我不见了狗,所以就把狗还我。”丘女士披露,她不认识这名妇女,但小狗离奇失蹤后又出现,令她觉得很诡异。‧2009.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