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好好的为什幺要去外国当奴工?日本如何变成《绝望工厂》

收藏:535

人好好的为什幺要去外国当奴工?日本如何变成《绝望工厂》

  《绝望工厂》是一部勇敢的书,作者出井康博出色的採访与整理揭示了日本外国「移工」、「伪留学生」的生活困境,黑心雇主如何将各种「招不到人做」的血汗工作丢给外国移工,黑心学校如何欺骗外国学生前来注册攻读一个根本不会有用处的学位,并且点出日本政府不负责任的政策乃是背后推手。

  台湾读者或许一开始会被书名吓到而感到恐惧,怀疑是不是身边那幺多跑去日本留学、找工作的台湾人也会落得「奴工」的下场。先讲结论:别担心,通常不会。《绝望工厂》中揭露的受害者主要来自越南、柬埔寨,其次才是菲律宾、中国、巴西,他们各自因为不同的原因而前往日本,但这些受害者共通的特性其实大都是「语言不通」。因为日语程度不佳,所以受到仲介跟雇主的剥削;因为日语程度不佳,所以也根本无法在学校学到什幺。

  但为什幺人会前往自己语言不通的国家找工作或求学呢?必定是因为这个国家具有美好的前景,譬如比自己母国更繁荣的经济、更进步开明的社会气氛,甚或有望留在此一国家,让自己的子女享有更好的生活资源等等。但很可惜,根据出井康博的观察,这些期待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日本。

  首先,出井康博发现那些留给外国移工的工作低薪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全部都是没有机会往上晋升的垃圾职缺。无论是工厂内的免洗劳工、服务业的低阶服务员、或是农场渔村里的苦力,外籍劳工或许暂时填补了日本人不愿意做的职缺,但在日本经济成长趋缓的今日,外籍劳工有些母国已经经济成长到不需要去日本工作的地步;另一些则是选择去薪资更优厚的国家,譬如中东与西欧。背后揭示了一种危险:日本人自以为的优势流失得非常快,总有一天这些需要升级转型,却不思改进只是奴役他国人民来减少人力成本的产业将面临剧烈的打击。

  而高龄化社会的挑战则是遇到明显的政策不赃问题。有非常多菲律宾籍看护在日本协助照护高龄老人,在日本长照人力极端短缺的状况下,政府跟民间其实都希望其中较为优秀的菲律宾看护可以考取证照,并且落地生根。但施政出问题,导致看护士考试「无人上榜」。诸如此类的问题则更加打击了外国人才留在日本的意愿。

  归根究柢,日本的移工问题并不是日本独有,台湾对待外籍劳工与看护的糟糕程度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以全世界的角度观之,人口跨国移动时时在发生,大多都是从穷国移动到富国,富国移动到更富国。如果不是被战争驱赶,就是被经济诱惑。其中除了少数的菁英份子之外,大多无法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如同漂萍一般浮沈。

  出井康博的爱国心让他对于移工问题忧心忡忡,但从我个人的感觉,他最关心的与其说是移工人权,不如说是日本「国力衰退」不再具有吸引力这件事。儘管出井认真的解释了各国移民工的处境,也为他们走投无路从事犯罪辩解,但字里行间总给人一种微微的「要是日本够强,给的钱够多,就不会发生这些问题了」的感觉。

  出井写作此书的本意虽然与人道精神有关,但他用以说服日本读者关注移工问题的方式却不完全是道德诉求,而是「强国没落的耻辱感」。因此,作为外国读者,其中的不协调性相当明显。首先是,出井似乎认为如今黑心雇主游走法律边缘的景况跟日本经济不景气有绝大关连,但很难想像「只」因为经济不景气人们就会去做自己「比较有钱时不会做」的不道德的事情,而与内心里潜藏着的种族歧视与日常压迫劳工的习惯完全没有关连。压迫外国劳工跟压迫本国劳工,很多时候是一体两面。一个对本国人鼓励超时加班、遏制创新思想、批评年轻人是「宽鬆世代」的压抑社会,一有机会就虐待外国劳工不是也很自然吗?

  但同样的问题,我也想拿来问我们这些台湾人。一个常有企业家说「民主不能当饭吃」、许多中小企业代表高声反对劳动条件改革的国家,连自己的本国劳工都不眷顾,虐待外籍劳工又有什幺好意外?问题却是,我们多数人都拥有冷酷、自私、贪婪、无理的一面,却常自认为是勤勉、温厚、富有人情味,这也是不协调的一面。为家中老人申请外籍看护却要她们带小孩遛狗兼煮三餐,看护週末休假出去找朋友玩就批评她们不乖,这就是我们所谓「最美的风景」吗?外劳的工作环境不人道,逃跑之后身无武器却遭到警察开枪打死,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社会秩序吗?

  异身处地,我们都有机会成为他国的移工,是否要等到那天,我们才会知道国家的界线如何限缩了人类的道德想像?

书籍资讯

书名:《绝望工厂 日本:外国留学生与实习生的「现代奴工」实录》 ルポ ニッポン絶望工场

作者: 出井康博(Yasuhiro Idei)

出版:光现出版

[TAAZE] [博客来]